李白的月亮 、作家: 李美璇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奇闻异事

如同陶渊明的菊花之恋和房鹿的翁钟梅一样,浪漫主义诗人李白也与月亮有着密不可分的爱情关系。古往今来,想通过月亮表达感情的文人比比皆是。只有李白和冷岳埋葬了诗歌的灵魂,成为他理想的化身。李白诗集里描写月亮的诗不下三百首。在他的月亮里,不仅有优雅的身体条件,还有诗人人格意志的“自我条件”。而且,月亮世界里的李白,以他独特的浪漫状态,渗透着这种自我状态。

李白生来就属于月亮。他一直在月球上寻找和探索。他眼中的月亮总是那么精致。他的“白露滴秋月”月亮滴在他的心尖。当你听着白露落下时,它就像一个雕刻精美的月亮,浪漫而令人回味。李白心中的月亮永远是人道的,就像一个善解人意的少女,抚慰人心;它也像一个向导,让人“去月球划船找一条小溪,掉头”而不迷路。即使身处困境,也可以“一个人在长门宫过夜看人”,晚上让月亮陪你远行,不会觉得孤单。

李白热爱月亮,他把全部的热情都献给了有月亮的世界。月亮在李白的触摸下变成了各种各样的形状。逢年过节,有顾月和秋月;地上,有秦和潇湘明月。他把月亮比作一面飞镜和一块白玉盘;把它想象成一轮素月,一轮孤月,一轮明月;他可以泛月,喝醉,送,带月亮,甚至赊账。月亮带给他无尽的非凡自由。有时候,他就是一个疯子“他的天子打电话不上船”。有时候,他是“的酒徒,让我,三百碗,一大口!”。有时他是个杀人如草的侠客。在月亮的世界里,李白自由、浪漫、脱俗。他爱月亮的圣洁,爱月亮的沉落,这是他一直渴望的圆润。

李白爱月亮,他把自己的月亮打扮得圣洁美丽。他“峨眉山半月秋”使秋满月;他的“山明水白,夜静放松”,给人一种月色和山的奇妙。他如此喜欢月亮,他用诗歌向世界展示他像月亮一样纯洁。在现实“入世”与“出世”的矛盾中,他在内心最深处与月亮沟通。李白的月亮是他人格的灵魂,是他诗歌的眼睛。他的灵魂是美好的,月亮自然是美好的;他的诗干净,月亮最干净。

“直到,举起我的杯子,我请求明月,把我的影子带给我,让我们三个,”月亮下的李白知趣,知道自己孤独,不愿孤独;明知落魄,却依然心胸宽广。所以他用无情的月亮和有形的形象作证。歌舞,醒酒,聚散,写明月,写倒影。

李白有很大的政治野心,但他从来没有得到过,所以他一辈子都放不下。空中的明月不知不觉成了他最大的慰藉。他宁愿喝醉了在湖里捞月亮,也不愿在世俗中苟且偷生。

“像月亮一样清澈。什么时候可以作曲?”世人不知道,我知道,但我知道太白永远活在明月里,俯在人间,自得其乐……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