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开她的花瓣挺身而入 腰一沉挺身贯穿了她软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名家散文

高腰闪光。他一想到这件事就感到胆怯。

高高和妻子做爱的时候腰闪了一下,本来应该没事的。当他那个周末再次这样做时,有些事情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。老高夫妻是典型的老幼夫妻。高高已经四十多岁了,开始感到力不从心。他的妻子才二十出头,正值青春活力的年纪。她如花似玉,前凸后翘。这种情况大家都能理解。虽然那天我做了两次,但没有平时那么畅快淋漓。如果他年轻十岁,也许是值得夸耀的事情,但现在他心里并没有感到一丝骄傲。

没有钱也没有潜力。作为公司的老员工,他从未被提升过。表面上每个人都会被认为“ Gog ”,但没有人真正把他当回事,不知道妻子喜欢他什么。

[div]

这两天公司里偶尔有人礼貌地问起他的腰,老高总是不好意思。他只好撒谎说打篮球时不小心伤了腰,然后叹了口气,“年纪大了,比不上年轻人。”.然而,当别人看到他躲闪的眼神时,他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坏笑,露出了“的表情不用说,我什么都知道”。

高高觉得扭伤应该很快就会好的,他也没当回事。但是第二天腰椎越来越疼,只好请假去了医院。

那天医院里有很多人。他在吃药的时候,遇到了正在帮助人们吃药的副总经理刘。他上前打招呼:“刘先生,你身体怎么了?”

当刘看见他时,他有点惊讶。他笑着说:“嘿,我老婆这两天一直不舒服。过来给她一些药。”

一顿美餐后,大刘问:“你的老腰还没好吗?”

“是的,这不是给医生的。”高自嘲地笑笑。

寒暄过后,刘找了个借口继续说下去。老高心里暗暗骂了一句:“什么大尾巴狼?”

大刘是主管人力资源和财务的副总经理。听说和老板关系有些不清楚。虽然整个公司都不相信他,但我不得不承认,他的业务能力真的很强。

分开她的花瓣挺身而入 腰一沉挺身贯穿了她软

老高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拍戏按摩,但是腰疼的感觉并没有好多少。第二天他回到公司,还没来得及坐下,老李凑过来神秘兮兮的说:“你听说了吗?大刘让老板送人。”

“真的吗?我昨天去医院看他了。我和他谈过,但没有看到他有任何反应。”真不敢相信。

“能做到这个位置的人能让你看到一切。”

“没错。老板为什么开车送他?”高疑惑地问道。

& quot;我听说公司的商业秘密被泄露给了我们的竞争对手。\"老李尖声说道。

“这不对,他还用这个位置做这种事?他有什么好的?”高高说他不敢相信。

“我怎么知道?他一定做得很好。”老李茫然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说:“再说了,他卖的不是财务和人事机密,而是研发。”

高老还是不敢相信。如果刘不负责研发,他怎么可能掌握自己部门的机密?但是老李也是部门经理。虽然他和老高一开始是来公司的,但是现在立场不同了。他说了这话,但高心里不相信,但他停止了提问。

[/h/会上,老板顺便澄清了关于辞退刘的传闻,说是因为个人原因辞职。这些都是套路,但奇怪的是老高第一次被提拔为主管。

[/h/我能看到你的努力和奉献。希望保持这种老牛精神,为未来的年轻人树立榜样。公司肯定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老高非常感动,当场做了表态,会继续努力,不辜负老板的信任。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么大一块馅饼会掉在他头上。在公司待了将近二十年,我终于迎来了自己的早年。

然而,随着刘一的离开,公司副总经理的职位将空缺。现在公司面临两个选择:一个是从外部招聘,另一个是从公司内部选拔。从老板的态度来看,他还是倾向于内部提拔。毕竟里面的人更了解背景,能更好的驾驭,更熟悉公司的情况,更容易快速的工作。

忽略了这些。毕竟他连这个位子都想不到。只是自从我升任主管后,下面的人好像都想反对他,而且他的工作也不好,腰伤也没有好转,这让他很头疼。

最麻烦的就是上厕所,不管是站着、坐着还是上厕所,腰一定要硬。一天,他在厕所里,听着两个人力资源部的新人在外面聊天说三道四。

& quot;听说以前管我们的刘,一直很强势。

“是的,但是我被反派暗算,被迫辞职。”

“刘老板不是亲戚吗?谁敢暗算?”

你听他们胡说八道。刘刚来的时候,为了控制下面的人,他故意放了一个烟雾弹。”

“刘烨就是这样一个诡计多端的人。嘿,你知道谁密谋反对他吗?”

总局局长高柏。否则,大家都对付不了他。刘一离开后,他被提升为主管。估计十几年没升职了,心里不平衡。”

“真的不可预测。”

我听说老高在医院见过。”

“刘先生真会选地方。估计他不会成为目标。”

“我们以后要小心。也许有人一直在监视我们。”

“想一想,就做自己的事吧。”

[div]

在隔间里高听就像一根针扎在他的心里。他不明白他是怎么到医院的,所以他承担了责任。他决定找出答案。

那天晚上,老高邀请老李吃饭。他知道老李是整个公司的耳朵,他肯定能找到一些线索。

[/h/我想谢谢你。没有你的帮助,我不会成为今天的我。”

“老高,你跟我客气什么?”老李笑了。

“我对你没有礼貌,但我从心底里感谢你。”老高吃了饭然后说:“我得问问你的意见。”

“征求我的意见?你在问什么?”老李有点惊讶。

“如何做一个领导者?你在这方面有经验。”老高诚恳地说:“说实话,我指挥的人真的很难对付。”

老李不屑的说:“这有什么难的?只是一记耳光。结合优雅和力量,让他们服从。”

老高伸出大拇指说,“这个真高。我以后会做的。”

高个子倒了两杯,两人都有点醉意。老高趁机问:“嗯,大刘是怎么泄露公司机密的?”

“这个我不知道。”老李是警觉的。“为什么突然问这个?”

“我只是随便问问,只是好奇。”高位搪塞。

老高知道从老李的态度上是不可能发现任何消息的。但是高不会放弃,所以他一定要查清楚。既然他不肯说实话,也许可以从那些不懂事的新人开始。

高在办公室呆了几天,发现一些新来的人拐弯抹角地问了一圈。他不仅没有进步,而且腰又疼了。

[/h/

高要刘出来,澄清自己不是告密者,搞清楚是怎么回事。

刘是一个坦率的人。听了老高的解释,他笑了:“你当然不是告密者。告诉我有什么好处?升主管?老板会喜欢告密者吗?”

高老面对大刘的一系列问题。像张耳这样的和尚很困惑,问:“如果不是我,你会说谁?”

“你仔细想过没有,我走后谁对我最好?”刘狡黠地笑了。

“老李?”脱口而出。

刘不置可否,安慰道:是这样的。不要钻这个角落。反正你什么也没失去。”

如果高高是一个如此慷慨的人,他不会在这么多年内没有晋升的机会。然而,就在他想要追求它的时候,事情突然发生了逆转。

第二天早上,老板当着全公司员工的面宣布了新任副总经理的任命。是的,是老李。

老李升职了,老高甚至认定自己是陷害自己的罪魁祸首。虽然他不知道刘是否真的背叛了公司的利益,但他是唯一能同时知道他和刘下落的人。他一定是觊觎副总裁的位置,针对刘,针对自己牺牲董事的位置,为自己的升迁铺路。毕竟刘在公司很受欢迎,没有人愿意得罪这样的红人。

老高这么想,打算去找老李的理论。他怒气冲冲地来到老李的办公室。没等他说话,老李先说了:“你听到了吗?出售公司商业机密的人抓住了它。”

“不是大刘吗?”高文。

“刘被冤枉,真正的嫌疑人是技术部的。昨天,老板在天上抓到了他。他坦白了一切,包括如何放火烧你。”老李遗憾地表情说:“可惜他平时看起来老实。”

“他为什么这么做?”高高不解。

“这个还是要问的,肯定是为了钱。”老李撇了撇嘴,叹了口气。“这年头,只要钱到位,什么都做不了!”

高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被信任,当场就惊呆了。

“有什么事吗?”老李笑着问。

“不,没什么。我只想跟你说”高嘴角抽抽,勉强挤出一丝笑容。

“老高,我现在很忙。跟我当部门经理的时候不一样。你原谅我。”老李拉长了语气。

说了几句客套话后,他就退休了。

[div]

高心里憋屈,这件事成了罗生门,他可能永远也不会确定。最后,老板是不是为了控制人心,把升职的责任推给了自己?还是老李把自己当成走上副总统道路的垫脚石?可能是刘心里不忿,造谣吧?还是孙笑真的要陷害他转移注意力?他很困惑。

我觉得我的腰又疼了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