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童年仲夏 ,网友: 南终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传奇故事

“白天种地,晚上麻,村里孩子互相管。孩子们虽然不耕田、不织布,但也在桑树树荫下学了一种瓜。”夏天一个慵懒的下午,我听隔壁的孩子在葡萄架下摇头吟诗。愉快的童声和微风拂过我的脸庞,立刻赶走了困倦的夏虫,遥远的记忆涌上心头。

一个夜晚,打雷下雨,一个季节,仲夏,一个旧梦,一个童年。芬芳的回忆是午睡后额上被汗水打湿的碎发,睡梦中玩着杜瓦梦,醒来后脸颊绯红,眼神呆滞。

推开半开的木门,一些老人已经聚集在苍翠的槐树下乘凉。小麦色的皮肤是他们与土地打交道半辈子的见证。他们脸上挂着宽厚温柔的笑容,手里握着一把把黝黑残缺的蒲扇,摇晃了很久。他们已经到了花甲,七十岁了,却依然渴望黄土地的气息,固执地守护着老房子,春天赏花,夏天乘凉,秋天收割小麦,冬天看雪。对他们来说,这是一个幸福的晚年。

如果说黄土地是老一辈人的情感寄托,那么孩子们就是他们未来的希望。他们大部分人在享受黄土气息的同时,也在享受着膝下儿女的幸福。他们经常眯着眼睛,露出残缺的牙齿,看着孙子孙女在阳光下追逐嬉戏,其乐融融。最常说的一句话是:哦,慢点跑,别敲!远处,一位老人骑着自行车慢慢走来。受欢迎的凤凰品牌是许多人年轻时的渴望。此时的老凤凰“ ”进行了改装,增加了儿童后座。爱因斯坦曾经说过:一个人的价值应该取决于他贡献了什么,而不是他获得了什么。这辆画得很鲜艳的自行车是那一代交通工具的得力助手。如今岁月斑驳了它的全身,它俯下身,托起了另一代人无忧无虑的童年。即使年纪大了,变成了一堆废铁,也可能还站在某个角落,成为一方的依靠。或许,这才是老人想要奉献一生的。

对我来说,童年简单而纯粹。老树发新芽,枯树再开,岁月柔美,岁月留香。周围没有喧闹繁忙的工厂,但村里只有大雁。咖啡馆里没有对奢侈品的向往,公交车只是饭后的谈资。心中的激情少了,心中的诗却多了。我想这样生活在农村,简单,不做作,简单,纯粹。

在老槐树下,困倦的猫打哈欠后睡着了。一缕炊烟从远处升起,预示着夏日的结束,呼唤着玩耍的孩子们回家吃饭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