麦收 ;文章来源: 余继泽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传奇故事

路过附近一个县或村时,突然看到黄灿灿的麦子熟了。在麦田里,一些人弯腰用镰刀收割小麦。这些人身后是一捆捆的小麦,面前是黄灿灿的金黄麦浪。

在这个村子里,山向两边退去。在两座山之间,有一条清澈的河流在河边流淌。河边有广阔的田野。人们的房子分散在田野周围,依山而定,各有各的地形。有的是土墙黑瓦的房子,有的是小楼房。人们面对开阔的山脉和广阔的田野,觉得这个地方真的很富有,至少有足够的食物可以吃。由于地势低,气候温暖,小麦成熟得很早。

然而,再好的地方终究是异乡。我在这里谁都不认识,也没有亲戚。我只是一个过客,只能羡慕这个地方空无一人,但也因为田野里的小麦和小麦丰收的景象,它突然唤起了我的心理记忆。

好久没见小麦了,也没见过割小麦的场景。而小麦,曾经是土生土长的民族最重要的农作物,是割麦打谷的场景,在我的家乡是那么的火热,充满了忙碌和欢乐。

在没有退耕还林,没有粮食补贴的时候,老家的人一直种小麦。

当我很小的时候,我的村庄周围的地里种着小麦。春天绿油油的,随着天气一天天变暖,小麦一天比一天长高,麦穗渐渐发芽,麦穗上长出了芒。耳朵下面,有稻草,就像竹子一样,一节一节的。然而,它们都是绿色的,充满活力。

大概是家乡的山又高又冷,小麦成熟晚。快进入夏季时,小麦从绿色变成深绿色,逐渐露出金黄色。家乡村庄的人们也准备收割小麦。当绿色完全被金色取代时,家乡的人们忙得不可开交,开始收割地里的小麦。他们担心小麦会成熟。突然遇到连阴雨,小麦就收不到了,在地里发芽腐烂。

家乡的人们开始在村子周围的平地上种植小麦。然而,河底的一片田地不够吃,大人和孩子都渴望吃馒头和面条。因此,家乡村的人们怀着对面条、馒头、面粉和大米的渴望,在家乡周围的山上开垦荒地,种植小麦。

小麦和平原一样,秋天开始播种,在冬雪的滋润下开始发芽。春天,山上的田野是绿色的。就像地里的麦子,随着天气稍微缓和,就像周围的山一样,有点苍翠苍劲。然后,拔节和抽穗开始,麦穗和芒生长。在越来越热的阳光下,伴随着臃肿的青山,小麦也是一点点翠绿和深沉。从深绿色开始,它呈现黄色。

种小麦的时候,老家的人换工作,家家定日期。当这一天到来时,他们将为那个家庭,一个家庭和一个家庭种植它,直到村里所有的小麦都播种了。

在那座山坡的山上,在那片荒地的脚下,人们拿着锄头站成一排,只是从脚下挖到地里。那一幕非常壮观。

收割小麦的时候,他们也会换工作互相收割。每个家庭都有一个日期,当日期到来时,他们会去为那个家庭收获它。然而,人们手里拿着镰刀,按照自己的入口一路收割。刚开始都是一起收割,直到割了一些小麦,后面收割的茬子中间有一捆捆的时候,力气弱的女人负责收割小麦,力气好的男人负责把小麦捡回来。把麦捆捆成两大捆,再把麦捆插上两个月牙形的木包袱,挑出来送到山脚下的村子里。然后,在金色的小麦前,有一排小麦收割机,在山坡山的曲折道路上,有人们在采摘小麦。摘麦子的人累了,汗水从太阳下滴在脸上。摘麦子的人更累了,肩膀被压伤,汗水像水一样从脸上流下来。但是,无论是为自己工作,还是为他人工作,都是用心工作,用自己的力量,用心改变自己的内心,用团结的力量实现内心对美好生活的渴望。

所以,当每个家庭都有面条和馒头吃,享受着甜头的时候,总会给孩子讲种植和收割小麦的故事,告诉他们幸福的生活是用汗水和双手创造出来的,让我们从小懂得珍惜粮食,懂得努力。

当每个家庭的小麦都被收集起来堆放在房子里时,心就会安心了,也就不用担心下雨和紧张了。太阳放晴的时候,把麦子拿出来,放在自己的地里晒干,脱粒就开始了。起初没有机器,全靠镰刀打仗。玩的时候,有的人换工作,有的人慢慢玩。毕竟小麦是拿回来堆在屋里的,不怕雨,也不怕腐,可以慢慢打出来。之后,用风车把麦糠吹走,用筛子把平整的小麦和沙子晒干,就成了粒粒饱满的棕红色小麦。那时,村子里没有机器。要磨小麦,就要把小麦背到十几里外的一条小街上,有的用自己的石磨磨面。面条都磨破了,虽然吃了不少苦,但是吃馒头和面条的时候,经过了这么多辛苦,觉得又甜又开心。

后来,村里有了机器。其他人也有。父亲还买了一台打谷机和一台打磨机,给村里的人打麦加工面粉。方便了村里的人,我们家可以赚点油盐钱,也方便了我们自己家。

打麦的场景和种麦收割的场景是一样的。小麦脱粒时,其他人会来帮忙。机器启动后,没有人把它安排在机器的嗡嗡声中。人们根据自己的特长做自己的事情。一些人在机器前搬运小麦包,一些人把小麦送到机器前。嗡嗡一声,麦粒落在机器下面,麦秆高高地升起又落下。有小麦被运送到打谷人的家里。在机器的噪音中,人们真的很忙,但并不混乱。整个院子都是机器的声音和打麦的嗡嗡声。以前家家户户打麦都需要很长时间,因为机器打麦几个小时,真的又快又方便。上面的天空是蓝色的,周围的山是绿色的,绿色的,村庄是绿色的,土墙黑瓦的房子很安静。河里的水清澈流动。打麦现场成了村里最美的风景,给宁静的村庄带来了生机。

给人加工小麦粉,最开始,村里的人随时来,随时加工。后来父亲贴出通知,定了一定的日期,让人们集中精力处理。

于是,那一天,在我家门前,来了很多搬运小麦加工的人,屋里的机器都在吐槽,有时是爸爸,有时是妈妈忙着给人加工面粉。

这一幕在我家乡的村子里持续了很多年。即使在父亲因病去世后,母亲也饱受内心的痛苦,为村里的人加工了好几年面粉。村子里的人们每年种植、收获和脱粒小麦。

然而,退耕还林后,家乡人却被给了米粉吃。从那时起,家乡的人们停止了种植小麦。他们种了一些土豆,煮了一些玉米,种在村子周围的地里。面粉和大米厌倦了吃或喂猪。这些是留在家里的老人种的。年轻人过年回来,一般都是离开家乡,东奔西走去打工。我家乡的村庄是空的。我家乡周围的山坡和山上的荒地已经长出了绿树,我村子周围的田野里也没有小麦的影子。于是,家乡种麦、收割、脱粒、加工的场景成了我内心的记忆。我记得我的家乡人,当初的艰苦生活,还有我对生活的美好渴望。

路过另一个国家的一个村庄,突然看到了收割小麦的场景,勾起了我内心的记忆。虽然,那段记忆充满了艰辛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然而,那种生活,却记住了家乡人的温暖,彼此团结,共同抵抗生活的艰辛,也记住了家乡人的火热工作,记住了他们对生活的美好梦想。然而,在梦的尽头,虽然此时馒头和面条依然吃腻了,但家乡的人变得稀少,村庄变得空旷,人们不再像以前那样深情,有着火热的劳动场景和美好的生活愿望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