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龙水笙云 本文投稿: 未必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创业故事

朋友老付从国外发微信,邀请我在每月的某一天去上海朱家角水上音乐厅,跟着谭盾听“天顶上的一滴水”,说来了会给你惊喜。

天顶上的一滴水?听起来有点悬,但很有诱惑力。似乎有纤细的手指在不停地搅动,搅动着你好奇的心弦,你迫不及待地想马上发现。

作为一个音乐人,谭盾是一个金字招牌,他的名气值得一去,更何况他是一个强大的国际大师!我真的很佩服谭盾,也许是因为“不安分”血脉相连。他总是有独特的创作理念,这是独一无二的。他的音乐作品获得了许多高水平的奖项,使中国音乐在国际乐坛占据一席之地。

那么问题来了,这个“躁动”的血液是怎么流到朱家角的,创造了“乐水馆”的现场表演“天顶上的一滴水”杨澜曾经问过他,为什么乐水馆建在上海青浦朱家角,而不是纽约和威尼斯。他说,这是因为朱家角的人情、水景以及古代元金寺对他的影响。

一个初夏的傍晚,他在朱家角的河上骑马,听见元金寺的和尚在河对岸唱歌。感觉、风景、声音融为一体,美不胜收。在和平年代,他有一种幻觉,仿佛听到了音乐圣人巴赫的歌声。在幻觉中,他感知到了“天人合一”的美好,体验到了“东西结合”的魅力。他满脑子的想法和声音,于是决定创作“建筑音乐”,将建筑和音乐溶于“乐水厅”,将河水引入屋内再流出,让观众和表演者都有一种洗心的体验。

这是谭盾。这是谭盾修建的水上音乐厅。这是他创作的现场水上音乐——天顶上的一滴水。

百度的到来很浅,一定要经历。那天是周末,我们一行应该是来朱家角的,朱家角号称“威尼斯,上海”。流水小桥,白墙白瓦,深巷幽巷,吴侬呢喃,典型的江南水乡风情,周庄、同里的大体模样。我们沿着路边的标志,走上街道,过桥,穿过小巷。我们不忍心欣赏夕阳泼洒在河上的波光粼粼的水景,也不忍心品尝街上各种有风味有香味的小吃,直接跑到谭盾的水上音乐厅。

乐水厅是由古镇的旧住宅改建而成,其外观仍保留着水乡民居的原始风格。在内部,它构建了一个21世纪的多功能空间,结合了环保理念、水乡文化和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哲学,也使谭盾成为一个音乐空间的梦想。在这里,建筑是凝固的音乐,音乐是流动的建筑,可以看作建筑,也可以听为音乐。作为现实生活中的水上音乐,《水上音乐厅& middot天顶上的一滴水,既是建筑,也是音乐。

晚上7点,演出准时开始。水从河里流到房子里,观众坐的水池是“乐水厅”的舞台。四场演出流水,水充满魅力。演员开始坐在水里,然后随着音乐跳舞。女高音唱着江南小调的清歌,在水中翩翩起舞。几个小提琴边走边弹,加入进来,围着女高音站着,相视而笑,打水,拨动琴弦。演员溅起的水花落在观众身上,吸引观众互动,拍手回应,微笑赞许。

突然,只能说是突然,因为观众正聚焦在舞台上,沉浸在水的旋律中,舞台后面三四米高的落地玻璃门缓缓向两边打开,水乐厅与玻璃门外的河和河对岸的元金寺相连,让我(或所有观众)都觉得眼前一亮。屋外月色恰到好处,水银色。在强烈的灯光下,这座寺庙庄严肃穆。寺塔中间的屋檐下,十多名僧人面朝水乐堂,双手合十,伴着禅乐,低声吟唱,聚精会神地做着“晚自习”。月色溶解,梵音袅袅,微风徐徐,我忽然走入仙境。

落地玻璃门慢慢关闭,场景切换回大厅。但是,我还是觉得梵文在我耳边绕着唱,像一条小溪,汩汩流淌,从内到外,从禅寺回到内。突然,又是一个突如其来:一束水突然从屋顶上一个眼睛般的天井里掉了下来。水幕下,女演员们要么用水幕筛水,要么敲水鼓,周围一片清澈,widex的声音叮咚。渐渐地,大厅里鸦雀无声;寂静中,传来滴答滴答的声音,像是大自然的声音,震撼着灵魂。天顶的一滴水滴入人间,造福全民。

此刻,有人在享受,有人在做白日梦,有人在思考。优美的歌声再次响起,女高音用清晰的声音唱了一首如画的诗:“雨后的空山,矗立在秋天的傍晚。松树林里的月光,小溪里的水晶石……”

演出在如画的气氛中结束了。庙里的和尚和河对岸的渔船向我们招手。岸边有一艘船,我们坐在上面,摇摇晃晃地走到吃宵夜的地方。

禅音。水韵。月光。谭盾喜欢水。他说:水无所不知。这个禅,这个水,这个月,过去,现在,未来,什么荣辱,什么得失,什么数额,这一刻似乎有了新的哲学思考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