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镇上看荷花 ,写手: 雪逸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爱国诗歌

小镇离黄昏越近,就越安静。夏天,黄昏的时候,出去的人不多。地球是一个烤箱,各种昆虫钻进地下躲避热量。只有夏蝉紧紧抓住树皮,提高了嗓门。高八度的唱法是音乐天才的灵性,悠扬悠扬。

靠近田里最后一排农舍,一半已经被西边的夕阳染红了。颜色为醉酡红,尤其是树上部的绿叶,略半明半暗,缥缈缥缈。有一大片棉田,在微醉的黄昏里渲染成一幅薄薄一层阴霾的画。它没有梵高那么强,也不是陈逸飞清晰的水彩,而是无人能出的画板。

我沿着一条小路走着,就像一条麻绳似的小路,走着走着就掉进了一池钹……

我知道这个镇名字好听“莲花镇”。可以想象,荷塘随处可见。前几天听人说这条路上有几个莲花池。好奇心总是引导我前进,我等不及了。八月的夏荷,花期应该有点枯萎。如果你不去那里,你会更少享受荷花。如果是,你就拿起今天晚上的东西去荷塘。

这个荷塘一定要经过一大片棉田。棉花大约和青少年的一样高。很少有农民被困在棉花叶花瓣里,看不到人的脸。农民的耳朵上摩擦着几根粉红色的花骨,像新娘一样帅气。细如麻线的小路旁,有着无法命名的丁香豆和野花。杂草非常柔软和开放,这真的让人舒欣。生活中的小镇应该具有山脊的自然气息,这也是人们被小镇吸引的原因。

我对大自然有一种早期的依恋,就像我对荷花的爱。哪里看到荷塘,哪里就会留下一点笔墨。

第一次接触这个小镇,伴随着父母的动员而来,新鲜感依然会感动。昔日的青石板巷、木子的阁楼、淳朴的居民、精巧的工匠、古墨的店铺,都把小镇的繁华渗透到了深处,最摇曳的是小镇周围的人。……

那时候我还是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孩,总是离开荒芜的小镇去寻找自己的灵魂。夕阳下,绿草如茵,遍地都是,中间一定有个荷塘。我穿着白裙子,不时有一只流浪狗跑过。那种意境总是勾勒出一个流浪艺术家的画派。

今天还是穿了一件白色的裙子,但是裙子上沾了一些藤蔓的绿汁,就像荷叶的绿墨,没有流浪狗。

莲花田终于到了,有三四个田。这些莲花,隐藏在山脊上的一排排桃树下,远处似乎也是一片桃林,只是一阵莲花的芳香,在空气中蔓延,却找不到莲花的影子。这就是荷兰饲养员的美。我选了一个桃树空着的地方,可以看到一片片荷花。季节是八月,荷花是结蓬的高峰。一片地里花不多,但有些窗帘不散,使得西天的夕阳染成了金黄色。晶圆的荷叶总是比彭矮,让人看起来像一片绿色的海洋,中间有稚嫩的小手和几朵粉红色、深红色、纯白的荷花。红色是优雅的,白色是精致的,尤其是黄昏时的轻盈和极致。

我也静静的看着他们。很长一段时间,我忘记了自己。我的目光停在一片略呈褐色的圆叶子上,但一点也不难看。安静的魅力,可以倾倒被温暖挤出来的红莲花。暮色上的光点很温柔。它非常稳定,非常安静。我开始拿起相机

“你们这些城里人吃饭没事干。有什么可以拍照的”

回头一看,是个荷花农。她的皮肤真的是古铜色的。她的五官小,但是很胖。我礼貌地对她微笑。她对我好像不是很冷淡。

我说:“我可以买你的淋浴吗”?

她说“没时间”?

话没停,人已经站在莲花中间了,这么胖的身体,打莲花,快。

我收起相机,因为在她面前,我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其实我很想和她聊聊,但是又不忍心激起她对我有一些看不见的看法。也许是我的白色连衣裙和休闲让她很恼火。

跳过这个荷花田,我又去了一个。然而看着莲花的心境,我只好静静的躲在一个地方,静静的坐着……。西方的天空没有红色。在离荷花田很远的小木棚子里,在燃烧着的微明的太阳下,有一束浅灰色的寒光,越来越静了,我拿着相机拍了一朵荷花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