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天 :写作者: 译者肖毛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名家散文

风中之针已不在。老榆树挺着腰,空气中增添了一股清亮的清香。谁在泡一壶龙井茶?

风变小了。太阳很软。烂叶下草,醒醒。

谁愿意迎接第一个绿色?当草揉着惺忪的眼睛,一颗星星落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,那里的夜依然沉重,像一首湖蓝色的歌。

有时候,梦是黑色的。在草儿的梦里,曾经有一个黑色的世界。

MoMo里的天空是黑色的,沉睡的土地是黑色的;尾巴被黑苍耳蛰的狗是黑的,手掌被黑纸钱压住的人也是黑的。太阳还是红的,比白雪咬的苹果好,比盛宴被迫流的血好。它的力量太弱,照亮不了黑色的草地。只有雪知道草的悲伤,因为这是世界上最后一场雪。最后一片雪也是白色的。当雪覆盖了草地,草地开始在梦里做梦。这一次,它梦见自己是绿色的。

夏天,燕子在雨中歌唱。秋天,燕子竖起紫色和黑色的尾巴,切断昨天的感情,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歌唱。冬天过去了,雪的爱还绑在银色的世界里。

风变得越来越大了。太阳很冷。烂叶下草,醒醒。

我很想对草说早安,可是雪会变成泡沫。

老柳树摇摇头,空气变得更加苦涩。

真的很想和雪路上打个招呼,但是银马上就要告别那个容不得梦想的现实世界了。

听,那个短声音。不是什么在燃烧或熄灭,而是太阳在叹息。

在红色的叹息中,银色回归虚空。

从枯枝到枯叶,风一直在飙升,仿佛要冲到哪里去宣布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
最后一片雪,还是看不到第一片绿色,虽然它等了一会儿。

谁来致敬这第一个绿点?就在小草用绿色的眼睛寻找的那一刻,另一颗星星落在了世界的另一个角落,那里的夜更重了,像一场海蓝色的梦。

谁的手一抖,打翻了龙井的锅?苦涩,涌上沉沦的梦里;香,逃之夭夭。

天啊,突然不一样了。

腐叶上的草在不同的天孤独醒来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