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年的回忆 ,作者: 王元琼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创业故事

“过年买了个提簧,听到响簧响,让老子慌了。老婆要黄糖,女儿要衣服。”这首在家乡流传的民谣,是人们在困难时期过年时的苦难的生动写照。过年在成年人心中是一块沉重的石头,但在孩子心中却是一场梦幻。

越来越怕过年了。过年就是总结和盘点过去,做很多事,什么都不做。这种感觉很奇怪,但现实就是如此。就像一篇作文,没有成功的结局,很难开始新的开始。

每次过年都会被这种感觉困扰,所以小时候过年的记忆很珍贵。

在我的家乡,腊八节甚至拉开了中国新年的帷幕。母亲信佛,一大早会带我们去宝光寺烧香,为全家祈福平安。我最想喝的是腊八粥。热气腾腾的腊八粥装在几个大锅里,灶下有一团红火。慢火熬的腊八粥糯软甜可口,每人只有一碗,足够回味一生。

在农村,整个村庄都笼罩在浓浓的年味之中。母亲开始做熏肉和填香肠。买十多斤肥肉瘦肉,加盐,密封在罐子里,一周后洗净,晾干,点上火,用柏树熏,熏到黄澄澄发亮。这种腊肉能让人在屋檐下流口水。香肠灌装是一项技术性工作。猪的大肠要用光滑的空心竹筒穿过,透明的圆柱形要撑起。然后,把切好的肉粒和调料拌匀,压榨压好,扎成段,香肠就填好了。还有库存猪油。母亲对烹饪蔬菜很挑剔。冬天,蔬菜用猪油会更软。我妈的经验是,冬天猪比较厚,精炼油比较嫩,渣少。

过了腊月十六,你就可以去陈阳了。妈妈会在扫把上绑一块软布,类似于今天的拖把,把所有房间的屋顶和墙壁都打扫干净,意思是去旧迎新。

然后很快就开始打胎。当时家境殷实,四代同堂。当人们到达时,他们可以坐在几桌,轮流吃年夜饭。他们从23号到大年三十都要吃饭,又开心又热闹。长辈们陆续离开后,再没有人来叫党了。如今,远嫁的女人,在外打拼的男人,彼此相距甚远。他们大多互相打电话问候,或者在微信上留言,说一些无关痛痒的祝福。这时,他们特别怀念那一年。年夜饭虽然简陋,但是久久难忘。

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的爆米花对孩子们最有吸引力。随着米花的浓郁香味,每个家庭都拿着锅碗瓢盆,用玉米和糯米填满它们。一包烟的功夫,几包爆米花就能变戏法似的变出来。看着艺术家专注地摇动手柄,孩子想到了机器鼓肚的神奇作用,早早地捂住了耳朵。只需等待机器发出一声巨响“ bang ”,整个院子就会充满追逐嬉戏的笑声,每个角落都会充满新年的气息。

贴春联是我最喜欢做的事,帮爸爸,自制浆糊。面粉加水,搅拌均匀,用文火煮至粘稠状。我照顾热度,得到喝一碗浆糊的奖励。春联都是爷爷写的,爷爷是老师。他很讲究写春联。他拿着一张红色的纸,用尺子反复测量宽度和长度。内容都是自己根据各个房间的功能准备的。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句话。“不要蒸馒头争口气,要吃甜食先吃亏。”,贴在厨房,至今记忆犹新。

火炬接场是大年三十的必修课,仪式感很强。每年的这一天,鸡第一次啼叫的时候,妈妈都会催我起床去市场,说是病。火把时间紧迫,来去匆匆。火把还没烧完,他们就得回家,免得传染别人的霉运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你觉得时间过得飞快,日子还在你手里像箭一样飞逝,仿佛一转身,就到了年底。在忙碌的奔跑中,我已经忘记了过年的滋味。“穿新衣服过年……”。熟悉的歌曲响彻大街小巷。蓦然回首,小时候是多么美好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