哥哥,我好想你! 作家: 岑英榕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传奇故事

我大哥,一个普通警察,二十六岁因病去世。至今已有二十五年。

我家住在望谟县大观乡大观村。大哥离开我们的时候,我才十三岁,但我一直记得大哥病逝的日子:1991年7月15日,也就是我从“小学升初中”的那一天。

说起来有点奇怪,考试第一天,太阳在燃烧,天上的云好像被太阳融化了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人们坐在家里,感觉热浪滚滚,浑身是汗。电扇虽然不停的旋转,但是闷热的气氛一点也没有减少。但是晚上就不一样了。我觉得冷,睡不着。爸爸妈妈去县医院看望住院的大哥。虽然二哥二姐还在家里,但是心里好像很空虚。这一夜,我觉得很漫长。

最后匆匆洗漱完就去上学了,是第一个去上学的学生。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。考完试,我赶紧去市里,去医院看望大哥,和他聊天聊天。

第一次考试开始,是语文考试。那些问题对我来说并不难。我不到半小时就完成了作文。这时,天边传来一声惊雷,乌云很快遮住了蓝天。很快,就下雨了,雨点很大,落在学校的树叶和水泥地上,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。

我考试的时候,不小心看到数学老师来了。他示意监考老师出去,指着考场门口的我,表情严肃地嘟囔着什么。心里有不好的预感……

我知道我在王乐镇工作的大哥得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怪病,前天被派出所的同事送到了县医院。爸爸妈妈发现后赶紧跑过去。昨天中午,爸爸回家给大哥带了换洗的衣服,蚊帐和做饭用的锅碗瓢盆。临行前我对二哥二姐说:“你大哥有点重病,可能需要住院一段时间。明天江赛(我本名)考完,你们兄弟姐妹照顾大哥。”

过了一会儿,数学老师过来对我说:“前不久,你算出了我们老师算不出来的题。现在我有一个一直解决不了的思想问题。考完语文直接去我那里帮我解决。中午不回家。”然后,他对班上的六个女同学(当时我们班只有七个女生):“你们都去陪她,我做饭等你们。”

我听了,知道我最不想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了,大哥已经离开了他热爱的土地。我痛苦地咬着嘴唇,忍受着锥心的悲痛,完成了测试,泪水模糊了双眼。我一走出教室,就感到天旋地转。目前我天昏地暗,晕倒在地,被女同学抱到数学老师家。

“小岑,醒醒,醒醒,该考数学了。”下午两点,我在几个女同学的哭喊声中睁开了眼睛。大家都很关心的看着我,鼓励我好好考。

几个女同学扶我进考场,然后送我回家。一进屋就看到了大哥的棺材。透过厚厚的木板,我再也看不到大哥的声音和笑容。

我妈跟我说:“你大哥昨晚因为重病去世了。为了不让你在考试中分心,大家都故意瞒着你。”而且二哥二姐也没看到大哥陪我的最后一面。

在大哥的追悼会上,我了解了一些他的情况。

1987年8月,22岁的大哥从警校毕业,县公安局安排他到王乐镇派出所工作。报到的第一天是中午。当研究所的警察要去调查焦娜乡油亭村的一个案子时,他立即要求去。他和警察沿着崎岖的山路走了四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,但他没有说“苦”,而是说“累”。

在查办案件的过程中,他将自己在警校学到的知识运用到实践中,一丝不苟,认真调查,一条条找出来龙去脉。只花了三天时间,这个案子就被曝光了。

有一次,我大哥抓歹徒受伤了。为了不担心家人,他禁止同事告诉家人。在他多年的工作中,他解决了许多案件,为老百姓做了许多实事。

节假日大哥自告奋勇留在单位值班。看到他连续两年不回家过年,领导特意给他放了四天假回家过年。直到除夕,他才回家和家人一起吃团圆饭。当天晚上,大观学校后面的一个牛棚因为孩子放烟花着火了。他第一个跑到现场,把火扑灭,让附近的家庭赶紧把床单泡在水箱里,然后用它们盖住房子上的茅草,以免火势蔓延造成进一步的损失。

大年初一,班车还没开,大哥的假期还没结束。然而,为工作发愁的大哥毅然告别家人,从富凯村的山路走回家中。以前走这条路走了一整天,脚疼了很久。

追悼会上,县公安局领导对大哥进行了点评:“岑英芝同志工作勤快,兢兢业业,任劳任怨,人生旅途追求远大理想,清正廉明,严于律己,宽以待人,勤俭节约,艰苦朴素,孝顺长辈,对朋友真诚宽厚,乐于助人。”

我为有这样一个大哥而骄傲!

受大哥影响,努力学习,读完了初高中,考取了黔西南民族师范学院。毕业后在本县马山九年学校和望谟县三中工作。我认真教书,热爱我的工作,为教育尽我最大的努力。因为成绩显著,五次被评为校级优秀班主任,获得县级优秀教师荣誉。

三月的春天,为亲人扫墓的那天,我在大哥的坟前捧了一束山花,为他叙说了我无尽的思念。

哥哥,我好想你!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